行業(yè)動(dòng)態(tài)

Wanzefeng

挪威三文魚(yú)市場(chǎng)份額下降,加拿大異軍突起,法羅增長(cháng)顯著(zhù)
時(shí)間:2024-05-31

2024年第一季度,中國進(jìn)口了22,534噸冰鮮大西洋鮭,同比增長(cháng)16.5%。然而,挪威三文魚(yú)銷(xiāo)量逆勢下滑,進(jìn)口量從去年同期的9,716噸下降至9,083噸,市場(chǎng)占有率從50%下降至40%(來(lái)源:海關(guān)總署)。


與此同時(shí),法羅群島三文魚(yú)銷(xiāo)量大幅增長(cháng),一季度進(jìn)口量從932噸增長(cháng)至1,966噸,增幅超過(guò)100%;加拿大三文魚(yú)銷(xiāo)量從去年同期的1.02噸增長(cháng)至590噸。


消息人士指,進(jìn)入第二季度后,挪威三文魚(yú)市場(chǎng)份額進(jìn)一步下滑,相對廉價(jià)的加拿大、智利和蘇格蘭三文魚(yú)正加速擴大占有率。另外,三文魚(yú)批發(fā)價(jià)格在五一前夕小幅上漲后,在節末迅速回調,需求回落明顯。


挪威海產(chǎn)局(NSC)數據顯示,第18周(4月28日至3月5日)挪威出口11,547噸三文魚(yú),向中國內地出口冰鮮整魚(yú)521噸,魚(yú)片24噸;去年同期出口總量是13,966噸,向中國內地出口整魚(yú)656噸,魚(yú)片34噸。

一位挪威經(jīng)銷(xiāo)商告訴UCN:“最近(挪威三文魚(yú))受加拿大和蘇格蘭影響較大,市場(chǎng)對挪威魚(yú)價(jià)格比較敏感?!?/span>


在海外市場(chǎng),挪威三文魚(yú)面臨的一個(gè)主要爭議是“production fish”(工業(yè)魚(yú))問(wèn)題,通常只有最優(yōu)品質(zhì)的挪威三文魚(yú)用于出口,而那些低質(zhì)產(chǎn)品被留在挪威本地加工,有些可能通過(guò)灰色渠道進(jìn)入歐盟市場(chǎng)。站在歐盟加工商角度,挪威的做法是一種貿易壁壘,特別是在供應緊張的時(shí)期,優(yōu)質(zhì)和工業(yè)魚(yú)的價(jià)格差距就被放大了。


在巴塞羅那展會(huì )上,有歐洲加工商直言:“三文魚(yú)供應國應該向國際市場(chǎng)出售各種等級的產(chǎn)品,而不是只賣(mài)高價(jià)貨,這并不會(huì )損害挪威三文魚(yú)聲譽(yù)。在其他蛋白領(lǐng)域,銷(xiāo)售不同等級的產(chǎn)品是正常的商業(yè)模式,每樣商品都有清晰的標簽,不會(huì )對消費者造成任何損害。


類(lèi)似問(wèn)題也輻射到了國內市場(chǎng)。上海純爾集團COO蔡楨告訴UCN:“挪威三文魚(yú)價(jià)格居高不下,與工業(yè)魚(yú)相比,優(yōu)質(zhì)魚(yú)價(jià)格顯得太高了,然而市場(chǎng)并不買(mǎi)賬?!?/span>


蔡楨指出,今年市場(chǎng)競爭太激烈,內卷十分嚴重,線(xiàn)上線(xiàn)下所有渠道都在打價(jià)格戰,靠?jì)r(jià)格沖量,倒逼渠道商去選用性?xún)r(jià)比最高的原料。最近幾個(gè)月,特別是第二季度,智利、法羅、蘇格蘭、加拿大三文魚(yú)不斷地蠶食著(zhù)挪威的市場(chǎng)。


中國批發(fā)價(jià)格與國際市場(chǎng)不再同步了,有時(shí)候挪威價(jià)格漲了,國內行情會(huì )很差;有時(shí)候挪威跌了,國內卻沒(méi)有跌,具體行情要看國內需求和到貨多少。三文魚(yú)消費已進(jìn)入平穩時(shí)期,消費者更理性了,對價(jià)格非常敏感,只要價(jià)格上漲,需求就會(huì )明顯下滑。”他說(shuō)。


蔡楨預計,未來(lái)一段時(shí)間三文魚(yú)價(jià)格會(huì )相對較高,冰鮮三文魚(yú)作為冷食產(chǎn)品,在7、8月份傳統暑期需求也會(huì )相對旺盛。與此同時(shí),歐洲產(chǎn)量也不會(huì )太多,特別是大規格魚(yú)。而加拿大產(chǎn)量較多,預計、三季度會(huì )有較多大魚(yú)出口到亞洲市場(chǎng)。